当设计师的首要条件不是创意好,而是身体好……

广告人™

甲方闭嘴|90%的人用平板电脑都遭遇过这种痛

创作手记:

刚入行那会儿,有位前辈跟我说:“到了今天,100%的原创已经100%没可能。所有的创意手法,其实都可以归结为六个字——旧元素新组合。”

其实不止是广告,所有创意相关领域,都被这六字真言给加持了。

联想YOGA投影平板(即:YOGA 平板 2 Pro 版),也是旧元素新组合的产物。

平板是旧元素,投影是更旧的元素,当把它们加在一起,就发生化学反应,成了一个还蛮有吸引力的新组合。

至少是吸引了我。

所以我接了这客。

接客之后,第一步自然要见客——所谓“甲方闭嘴”,指的只是结果,并非过程。广告这份工作,怎么可能不跟客户沟通?

见客的地点,在东四环边上的一家星巴克。

客户斜挎着包,拎着产品盒子提前到了。还好我到得更早。

客户满怀激情地当着我的面拆封,然后各种演示。 

各种好神奇。

旁边的星巴客纷纷往这边看。

为了证明YOGA工艺超群质量傲人,客户还从包里掏出另一台伤痕累累的机子,咣咣咣往地上摔。摔完再捡起来,开机,递给我:“看,一点事儿没有。”

更多星巴客往这边看.

眼瞅着客户为了加强效果还打算再摔一次,我心疼那机子,赶紧拦腰抱住他:“我了解了,要不今儿就先放过它,咱进入下一步?”

下一步是问需求。

我:“这产品有什么生意挑战或者营销问题吗?”

客户:“并没有。现在完全是卖断货的节奏。”

我:“那……促销或者传播上,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主题吗?”

客户:“并没有。现在完全是卖断货的节奏。”

我:“那……对我有什么具体要求?”

客户:“唯一的要求,就是好好玩。”

我:“那……这机子体验完了,什么时候还给你们?”

客户:“不用还了,你留着用吧。”

然后客户就斜挎着包翩然而去。

剩下我在那客满的星巴克,众目睽睽之下,觉得压力好大。

顶着这压力,憋了三四天,总算有了一个还OK的concept(创意概念)。

是从体验上得来:

投影平板,就是能投影的平板。即使在平板红海里,这也是相当有突破性的。

看片玩游戏,找面墙就可以投出来,不用再把脑袋凑到屏幕前使劲瞅了。

就可以离远一点看了。

远一点看。

看远一点。

用联想YOGA投影平板,看远一点。

这就是创意概念,用了个双关——既说产品,也说愿景。

在这方向之下,我很快写好了一套稿子。各个角度,各种情境化,各种抖机灵,然后……就一直放着,没有进执行。

因为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后来总算咂摸出来原因了——不好玩——辜负了客户“好好玩”这唯一要求。

只好推翻重想 。

不好想。

直到那天临睡前,我躺在床上刷朋友圈,结果那件很多人都遭遇过的事儿,终于降临到我身上。准确地说,是我脸上。

我被手机砸到了。

咦!也许这是个切入点。

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痛点,至少是个很痛的点。 

应该可以做得好玩一点。

于是就有了这篇《90%的人用平板电脑都遭遇过这种痛》。

最后说一下美术:

跟护舒宝的稿子一样,这篇的插画也是我自己来。

明眼人应该一眼能看出来,赤裸裸地模仿了已故八十年代纽约涂鸦小天王Keith Haring的风格。

为什么要用这种风格呢?

当然有我必须要用的理由。

理由就是好画呀。罗辑思维

标签:文案
评论
热度(3)
©广告人™ —— Powered by LOFTER